落實農地農用、農舍農用—檢討農發條例第 18條修正農舍興建辦法

[列印][轉寄]

【台灣農村陣線聲明稿】

近日豪華農舍風波爭議四起,台灣農村陣線本於支持台灣小農與捍衛農業環境之立場,呼籲朝野應於本會期儘速修法,結構性的改革現行法規對於農舍興建之規定過於寬鬆、模糊之積弊,維護農民權益與農業的永續生產環境。

目前農舍胡亂開發之亂象始於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之修法,不僅開放農地自由買賣,規定興建農舍之農地面積至少需0.25公頃(756.25坪),參加集村興建農舍及於離島地區興建農舍者甚至無此限制。若在修法前(2000年)取得或擁有農地者,也不受0.25公頃面積限制,因此目前許多農舍的農地面積皆少於0.25公頃。

農地炒作與興建豪宅的方便之門至此大開,宜蘭、花蓮、新竹、南投、高雄等地區之優良農地迅速出現許多豪華農舍,許多交通設施方便之特定農業區,更是大規模出現個別農舍及建商興建的集村農舍。豪華農舍的浮濫開發,不但蠶食農地,所製造的生活污水與日照陰影等等,不利鄰田農作生長。但在豪華農舍如雨後春筍出現的同時,一方面造成農地細碎化,同時造成農地價格飆漲,致使許多實際從事農業經營的小農,無法以合理價格取得農地,滿足農業生產需求。長此以往,不利台灣永續發展。

對此,台灣農村陣線認為:所謂農地,應指專供生產作物所用之土地;所謂農民,應指參與土地勞動、生產健康食物的人。當前我國之糧食自給率僅32%,遠低於世界各先進國家之水平;然而糧食為國家重要之戰略物資,因此世界各國無不全力保護本國農地,以確保糧食生產供應無虞。特定農業區之土地皆屬優良農地,為我國重要之糧食生產基地,本應加強保護,限制作為農業用途使用;於優良農地上興建農舍,勢將減少農耕面積,不利糧食生產,有害糧食安全,因此農舍興建,應本於農地農用、農舍農用原則,且符合嚴格法律要件之前提下,方能容許例外興建農舍。

然而,我國現行法令對於農舍定義僅從「量體」規範(例如:高度、樓層、坪數),建議從量體規範之外,應增訂對於農舍建築機能之定義,以避免實務上農舍可從鐵皮屋至千萬豪宅的離譜現象。此外,現行《農發條例》第18條以及《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僅以最小土地面積須達0.25公頃作規範,缺乏明確的土地作農業使用的標準,以致農舍濫建,本末倒置,違背農地農用原則。

我們也要指出,農村並非不能蓋房子,非都市土地的使用分區本來就劃有可供興建住宅的建地。但農委會與內政部土地重劃局事權不一並缺乏橫向聯繫,且非都市鄉村區的土地使用分區管制未經通盤檢討,鄉村區乙種建築用地長期未經盤點,農村社區土地重劃又與現況脫節。讓農民的住宅需求、年輕人投入農業生產的需求以及移居鄉村的需求全部湧入以農用為目的農舍,農地變成鄉村住宅的替代基地而被大肆炒作。

對此,我們認為農地為無法增生且具國土生態保安的珍貴固定資源,其交易應嚴格管制,確保每筆農地交易都應提出農地農業使用證明文件,並由主管機關據實查報核可方得移轉、買賣。如此或可遏止農地資本化的炒作,又能確保真正農民的居住與生產需求。

此外,針對農地買賣移轉之爭議,我們認為台灣需要創新的制度設計,既可保留農地移轉的權利,又可確保農地農用的原則。例如德國的土地儲備制度,農地可出售給公部門作為儲備之用,平時作涵養生態、租售給有意投入農業的青年務農、或遇公共建設之需時,可向想保有農地的農民換地。但台灣缺乏類似的制度設計,農民若有農地移轉的需求,大多是透過市場機制賣給建商財團炒作開發,或是期待政府實施區段徵收或土地重劃開發農地。我們強調,農地移轉並非只有市場買賣一途,尊重農民的意願與農地農用之原則並非是二選一的單選題。

針對台灣農地開發亂象,台灣農村陣線認為:

1.政府應確立提高糧食安全之目標,明確定義「農地農用」之原則及可操作之定義及程序,並積極提高現有休耕地之復耕與生產。

2.立即檢討《農業發展條例》第18條,修正《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訂定落日條款,未來興建農舍以及農地移轉皆必須取得農地使用證明,並增加農舍建築機能的定義,由主管機關與稅捐機關定期查核。

3.內政部應盡速訂定針對非都市土地鄉村區通盤檢討之作業規範,強化鄉村區住宅(乙建)調整與變更機制,徹底區分住宅與農舍使用。

4.建立農地儲備制度,讓有農地移轉需求的農民可釋出農地給公部門,做為生態、農業與日後土地規劃之使用。

5.對於農民經濟收入與生計,應從改善產銷結構與建立環境給付制度等農業政策著手。

回應

造成目前台灣農地破壞的元凶 其實是目前政府相關機關的執法態度

走到台灣鄉間農地 真正矗立的在農田間的 大部分不是所謂豪華農舍 而是屬不盡的鐵皮屋地下工廠或違建 政府長期以來執法怠惰 對於這些醜陋的鐵皮屋工廠違法情事視而不見 反而今天要拿形式上合法的農舍開刀 正義到底是種工具還是理想?

就好像一個老師對於乖乖在教室內上課稍微分心的學生要勒令退學 反而對於翹課在外的學生 束手無策

比喻到農舍事件上 這些沒有在農地上為專心農地農用的合法農舍地主 已經因政治事件變成過街老鼠 成為全民公敵 反而對於這些鐵皮地下工廠公然違建的情事 反而視而不見

說起土地保護 這些違法工廠當然不太可能有農地保護觀念 因為大都已經變成鐵皮屋的水泥地板

可是農舍地主會比農夫還要不珍惜農地嗎? 除去建築土地不說 對於其餘百分之九十土地 有點財力的農舍地主大多規劃 種花或自然景觀 無財力的也是讓他自然生長讓土地休養生息

反觀農夫都是以愛惜土地的方式耕作嗎 化學肥料 殺蟲劑的氾濫 在農舍地主是不容易見到的

我同意台灣陣線聯盟的論調

但是要知道目的利害關係人 農地所有人是絕大部分60幾歲以上的老農 有些甚至是70幾歲
他們也是這國家的一分子

在這波農地討論下
他們只看到財產價值已經立即反應陡降 農地已反應降價

未來的所謂產銷制度改革不可知
農產品進口打亂原產蔬果價格

這些種種的農業問題農民長期以來都未獲得解決
卻見政府以所謂正義之姿 要處理農舍問題 讓他轉售土地取得推休金的希望落空

如果你是長期弱勢的6,7十歲的樸拙老農 你會相信這種選擇性的正義嗎?

在此我要呼籲 政府與遊說團體包含所謂台灣農民聯盟

在未解決違法農地上工廠違建 建立對於農民經濟收入與生計,改善產銷結構與建立環境給付制度等農業政策著手之前, 請不要太專注在農舍問題上 這實在讓人覺得你所謂的農業改革是挑軟柿子吃

對於產銷菜蟲束手無策理由一堆 說到農舍就磨刀霍霍 要拿農民的土地先開刀 這算哪們子改革?

終於在中廣電台第一次聽到對當前農舍問題提出精闢建解的說法,我是一個宜蘭人,一直以來以身為宜蘭人為傲,直到雪隧通車前一年,才發現雪隧通車對宜蘭而言真的是好事嗎?
雪隧通車後,對宜蘭產生極劇的結構性變化,由一個淳樸的農村結構轉型為都會邊緣型結構,最明顯的現象是極大量的都市投資客侵入,並將在宜蘭投資農地視為一種時尚,這種入侵行為將一個淳樸的農村徹底解體,無知的地方政府甚至引以為傲,視為一大政績!
更讓人深以為憂的是宜蘭人就像是鍋子裡的青蛙一樣,毫無所覺,有視之人卻無力阻止此一慢性自殺的行為,經過近兩年來的深入農村調查,發現問題其實不止聲明搞所載內容,所以做了以下幾點補充:
1.政府農業政策的不當,有下列幾點:
a.農村勞動力的老化,衰退,缺乏新的生命力加入.
b.農產品的價格低落,政府只照顧消費者卻欺壓了生產者.
c.不當的農業補助:如休耕補助,老農年金補助.......等.
d.農產品的管理機制,如農會,有機認證機制.......等.
e.農業用地及農村政策的管理制度被扭曲:包括農發條例,集村農舍.......等.
2.土地法與農業政策間的銜接脫落.
3.地方政府濫用行政權,任意扭曲農業施行條例.
4.房仲業的唯利是圖,煽動老農出售田地,嚴重破壞政府土地法令.
集村農舍在資本主義私人擁有土地結構下的執行可能性本就不高,所以錯誤的政策只是提供投機客炒作的機會,卻沒有去思考相對所產生的效應,對台灣的農糧基礎將造成極大之傷害.
這是以宜蘭的現況做為一個案例,卻也是存在台灣每個優質環境縣市的問題,將來台灣會是一個農夫無田可耕作的島嶼,只有依賴外國進口糧食,萬一連外國都...............怎辦?????????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位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 自動斷行和分段。

更多關於格式選項的資訊

CAPTCHA
請回答底下的問題,證明您是一位人類讀者,也不是惡意的垃圾留言程式。